蒙特卡罗474娱乐场_唯一官网

关于力邦

浙江外来工管理调查:力邦村的探索

2019-12-16 08:49:57

       这是一群闯入工业文明的庄稼人,当贫瘠的土地再也承载不了他们渴望富裕的梦想,城市的高楼下,他们艰难地寻找着可以立足的土壤;用春种秋收的坚韧,用额头上愈刻愈深的皱纹,他们见证着年轻的都市成长的脚印;遥远的家乡渐渐成为过去,城市中谁为他们揭开一个个关于平等的话题? 

   他们是在城里工作的乡下人,有人称他们是无根的新市民。 

   他们在同一片蓝天生长,也应享有同一片阳光。 

   对于这批新生代的外来工,如何给他们提供必要的服务,浙江是如何解决的,奉化“力邦”又是什么样的组织,它的探索对浙江意味着什么,给全国又带来哪些启示?广告之后请继续收听新闻纵横特别节目《浙江外来工管理调查》第二篇《力邦村的探索》。 

       新闻纵横记者深入浙江嘉兴、宁波、义乌三地,走访近百位外来务工人员,着力展现外来务工人员在当地的生存发展现状,探寻他们融入城市的真实轨迹。新闻纵横特别关注:《浙江外来工管理调查》。 

  昨天的新闻纵横, 我们节目关注了浙江省嘉善地区在解决农民工的生存问题方面的一些探索,今天我们把目光投向浙江宁波奉化。 

   2005年,22岁的刘丽娜骑着她新买的电动自行车,从两公里外的单位——波导公司回到了她的住处———奉化市西坞街道力邦村,接受记者的采访。自02年从河南一家中专学校毕业后,刘丽娜的大部分时间住在这里。 

   这是一片大约50亩的民工聚居区,横贯小区的是约10米宽的道路,在道路两旁,除了四幢公寓楼外,还有图书室、健身房、网吧等;在小区外,各种商店、休闲设施一应俱全,在小区最显眼的位置还有专门为民工服务的一个邮政所,正是这个类似城市社区的一个民工小区,成长着大约2800名和刘丽哪一样的年轻打工者。让刘丽娜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2005年,她凭借在力邦社区团委的出色表现,当选浙江省五十佳优秀团干部:这是力邦给我的舞台,力邦本身在浙江、在全国就有特色! 

  记者:力邦给你什么舞台? 

  答:一个评上十佳团干部的舞台,没有力邦,就没有我。 

  全国来说,外来组织团中心的好象还没有?031 团组织全部成员是由外来人员组成的。 

   刘丽娜,一个由外来务工人员选出的团委书记,她根本没有想到,一个普通的打工者到了异地,还能当上团委书记,这让她倍感尊严。在力邦,她为2800名打工者组织了各种培训、文体活动,同样她的个人素质也在提高,刘丽娜说,在力邦村的三年是她终生难忘的,她始终认为,只有个人能力得到提高,才会在未来更有竞争力,人生才最有保障。在力邦,她上电大,接受培训,个人的组织能力、交往能力等都得到了快速提高。 

   本世纪初,和许多东部沿海城市一样,浙江奉化加大了招商引资力度,截至2005年,仅力邦所在的西坞街道,就落户了438家外资、内地企业,随之带来数以万计的外来务工人员,包括年轻的打工者。大量散居在农房中的外来工拉帮结派、偷盗抢劫现象比较严重,刑事案件的屡屡发生,给当地的社会治安敲响了警钟,2002年10月,西坞街道和力邦投资公司共同创建了全国第一个外来民工自治社区,让当地政府没有想到的是,本来为了解决治安和招商引资问题的力邦村,后来成了外来务工人员发展自己、提升自己的平台。 

   还不单是50佳基层团干部,还有在50佳中,我是5名报告成员,我不知道怎样形容,……站在省人民大会堂作报告,我是浙江省唯一的外来民工。 

   刘丽娜说,在省人民大会堂作报告的情景和几年前居住在农房里的普通民工形象,她始终联系不在一起,如果不是力邦社区提供了这样的机会,她仍然会居住在某个农户家里,在那里,她不知道,会认识哪些人,她的安全能否得到保证。 

   刘丽娜说,力邦大部分都是我们年轻人。如果没有力邦村,我们的生活会非常辛苦,首先出门打工,安全第一。假如我在外面租房子,不太好的房子,有东西不敢放,睡着不塌实。 

  一项研究表明,从90年代开始,外出农村流动人口平均年龄由80年代的30.86岁,已经下降到22.99岁,两者相差7.87岁,据统计,这个被称为“新生代外来工群体”在我国,已经占到所有外来工的45%。刘丽娜们正逐渐成为我们新一代进城务工大军的主体,他们严格意义上说,已不是农民工或者民工,因为他们中许多都没有务农的经历,离开学校就出来打工,除了户籍被冠以农民外,他们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职业已经无关。如何为新一代民工提供服务、使他们尽快融入城市是政府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在所有新生代打工者当中,刘丽娜是从河南到浙江奉化打工的,此外,还有29岁的清洁工任文龙,年龄不大的他如今已经背上了家庭的重担,最近以来,他一直徘徊在市区的一些小学门口、询问小学校入学、收费的问题。明年,他儿子就要上小学了。 

   目前,浙江省外来民工的子女入学率达到96%以上,民工子女就学渠道更趋多样,各个城市通过公立学校扩招、私立学校招生、建设民工子弟学校等方式,确保民工子女在当地上学;而对于一些经济确有困难的学生,通过发放“教育券”、设立“爱心基金”等形式,来保证民工子女上得起学。在杭州,只要民工拥有暂住证,并在杭务工一年以上,其子女就可以申请入学,享有同本地一样的待遇。 

  就在任文龙为儿子上学问题而欣喜的时候,必须看到,在我国许多地区,大多数无固定工作的外来打工者根本无法拿到务工证等就业证明,很难做到缓交或减免借读费就近入学,而他们更没有可能自己联系学校。 

  力邦村聚集了全国17个省、2800多名外来务工者,给刘丽娜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这里每人每月的住宿费为18元,每餐费用为2块钱,如此低廉的收费,在城市里很难想象。然而,三年来,力邦村一直如此,更让刘丽娜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看似赔本赚吆喝的服务,竟然是由一家企业来提供,此外,这家企业在政府的配合下,为外来工举办了各种培训、学习活动,那么,这个叫力邦投资有限公司的企业究竟是为了什么,政府部门又是怎样促成力邦村这个项目的呢? 

  2002年,为了解决一些企业的后勤保障问题,西坞街道建了三幢民工公寓,供外来工居住、公寓建好后,政府自己没有经营、而是采取依靠社会力量,这就是“力邦村”市场化运作模式,企业通过为外来工提供廉价的住宿、吸引外来工居住,进而企业通过开发商铺、酒店等配套服务,来留住这些人的其他消费,最后实现赢利,在企业和政府合作过程中,政府保留10%的股份,对企业为对外来工提供的食宿价格,保持否决权。在2002年10月,力邦投资公司取得了经营权,“力邦村”民工公寓开始了市场化运作过程。 

  蔡烈锋:实际上这个项目落户的时候,我是心存疑虑的,不可能一个项目谈7个月。 

   记者:一个项目谈7个月? 

   蔡烈锋:就是一个经营方案谈不下来,很难很难! 

  蔡烈锋说,项目在经营过程中,企业在开始更多的充当一个物业提供者,但到后来为了聚敛人气,开始将租给商铺邮政所、银行、理发店,小吃店,同时为外来工举办文娱活动、提供培训、甚至一些公益活动;在2003年,力邦村通过组织外来工,选举产生了全国首家外来人口自治组织——力邦社区居委会,居委会成立后,力邦村外来人口多了,他在民工公寓周围开发的一些商铺,酒店开始出现了赢利。 

   单纯的住宿收50块钱、收100块钱,30年也收不回,只有三产能赚钱……7个月下来,我们看到了真正的利润所在:三产。

  2004年后,力邦村的运作方式在浙江得到了推广,浙江慈溪市投资1.74亿元,新建设施齐全的大型外来务工者公寓23个,入住人数达3.8万人;在镇海,建成了全市首个“拾荒者”集中居住的社区。在绍兴县,已有20万名外来务工者住进了由投资商开发的现代化公寓。在温州,已于2002年启动可安排22万名外来务工者居住的“安心工程”。据不完全统计,浙江已建成此类外来务工者公寓1500多万平方米,使150多万外来务工者有了“安乐窝”。 

   为了吸引更多的人气,力邦村根据外来人口90%是年轻人,力邦社区专门成立了力邦青年中心,根据青年人的特点,创办了《力邦青年》,定期举行文化娱乐活动,力邦社区,在留住这些打工者的消费,也成为外来工发展的综合平台。谈及项目在经营过程中,蔡烈锋认为这与政府给予的支持关系密切。 

   在整个项目实施过程,政府有关部门一直在引导,特别是在力邦成立社区居委会 的过程中,政府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政府的引导作用很关键,我想很长的一段时间,政府会引导下去。 

   那么这样的经营模式当初是怎样想出来的,政府是怎样促成这样一个经营模式的,有关部门在整个项目的引进、开展过程又充当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当时西坞的负责人张行波,力邦的市场运作模式能成功。记者采访了当时力邦模式的促成者张行波: 

   记者:外来人口,这本来是一个公共管理的范畴,作为一个政府应该做的事情,作为一个企业,它为什么要管理外来人口? 

   张行波:谈的时间比较长,这是民工经济、平民经济的问题,你只要有消费,还是有钱赚的,这是一个朴素的概念,只要是有人消费,卖矿泉水也能赚钱,你如果搞鱼翅鲍鱼,没消费肯定是亏钱的。中国的很多问题都是可以通过市场经济解决的,而且能够解决的。 

   记者:你觉得外来人口问题可以通过市场机制解决? 

   张行波:外来人口的管理完全可以通过市场经济解决,可以主要通过,在这当中,政府一定是有一定程度的介入的,所以说,力邦村留了10%的股份。 

   记者:你留这个10%的股份,目的是什么? 

   张行波:这个完全推向市场经济中,我也有担忧的,3000多人口,最后管不好,还是找政府的,刚才你说的,这是社会公共事业,它不管,他一走了之,大不了,但是,这个苦果还是我当地政府承担的,我有10%的股份引导你,第二个,我毕竟是当地政府。 

   记者:如果单纯由政府来解决这个问题,有什么不好? 

   张行波:肯定是效率低下嘛,你政府也不可能提供免费午餐,按照政府有限的财力,肯定是花更少的钱,为更多的人服务,我觉得民营企业,要比我们政府管的好,无论是经济效益,还是人性化服务。 

   外来务工人员如何融入当地社会生态圈,可以说是世界性难题。浙江奉化的力邦模式,探索出了一条对外来务工者管理由政府管理转变为社会管理的新路子,政府部门避免了由于财力不足,配套不齐全带来的一系列问题。 

   同时,正是通过力邦村的实践,使得庄稼人、乡下人、农夫、泥腿汉等这些传统农民的称谓逐渐融入历史的记忆。 

         来源:中国广播网    责编:邱翔

Copyright 2019- (C) 版权所有:力邦控股官网——蒙特卡罗474娱乐场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浙江省宁波市奉化区力邦广场1幢01-F2号 网址:www.friendsofelshadai.com   浙ICP备18009751号
联系电话

0574-88888880

Baidu
sogou